金融新闻

《中国金融》|场景消费金融的实践及思考

  

  导读:场景消费金融将消费信贷与大众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消费紧密结合,将贷款资金直接用于消费,有助于拉动消费增长

  作者|王琪生「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今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金融行业产生了显著影响,给相关机构的展业模式、客户获取与服务、风险控制等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面对挑战,各机构根据经营形势变化,大力发展非接触式金融服务,并与线上消费场景密切融合,为客户提供高效、快捷的消费金融服务,助力消费复苏。从消费金融发展初衷及国外消费金融发展趋势来看,场景消费金融对促进实体消费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根据是否与特定消费场景相结合,消费金融分为无场景(主要为现金贷)和场景消费金融。场景消费金融是将消费信贷与大众吃、穿、住、行等日常消费紧密结合,金融机构根据消费者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将贷款资金直接用于特定商品或服务的消费。因此场景消费金融对提升居民生活品质、拉动消费增长等具有重要意义。

  有利于提升居民的整体幸福感。经典的生命周期消费理论认为:人们通常会对自己一生的消费作出规划,在收入较低时尝试借贷进行消费,在收入较高时偿还消费贷款,从而通过资源的跨期配置以达到整个生命周期的最大满足。这个规划能否实现,最关键的因素是能否从外部借到资金。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使用信用卡进行当期消费并在后期进行偿还。尽管如此,仍有大量人群由于收入不稳定、征信记录缺失等原因,在购买大件商品、装修、婚庆、教育等方面的消费需求得不到金融支持,难以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行业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场景消费金融的供给仍不充分。2019年,消费金融公司中仅有四家机构的场景消费贷占全部贷款的比重超过了30%,部分公司甚至无场景消费贷款。

  有利于拉动消费增长。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2万亿元,同比增长8%,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57.8%,拉动GDP增长3.5个百分点,消费连续六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极大地遏制了多年来形成的消费增长势头。据统计,今年第一季度,我国GDP同比下降6.8%,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同比下降19%。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及有关部门陆续发布多项政策鼓励消费,助力经济复苏。场景消费金融由于直接为居民实体消费提供金融支持,可以形成完整的消费闭环,对于拉动消费增长作用巨大。

  有利于带动行业高质量发展。场景消费金融与消费环节联系紧密,且随着消费模式的变化,场景消费金融的服务能力和客户体验亦随之改进。例如,场景消费金融可以利用互联网渠道展业和获客,构建基于场景数据的智能化风控系统,基于“消费—信贷—支付”闭环提升业务渗透能力。另外,由于场景消费金融主要服务于“长尾客户”,特别是助力青年一代改善生活品质,这就要求其服务定价不能太高(年化利率一般不高于15%),从而倒逼消费金融机构加大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的应用,通过技术升级和流程创新不断降低服务成本,促进行业特色化、精细化、普惠化、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有利于促进金融精准服务于实体经济。今年上半年,针对疫情影响,银保监会出台了多项金融助力实体经济的政策,人民银行也通过下调准备金、公开市场操作等方式向市场释放大量流动性。但如何让资金流淌于实体经济,需要金融供给的传导机制更加精准高效。场景消费金融由于内嵌于居民直接消费环节,资金用途清晰,可直接增强居民购买能力,助力线上线下商品和服务销售,有利于流动性从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从而使宏观货币政策转化为促消费、稳增长的直接动力。

  大数据风控。“长尾客户”往往征信数据较少或较差,更需要消费金融公司在数据存储、数据挖掘、数据建模、数据治理等方面建立起强大的数据服务能力,使更多行为类、社交类、身份类数据能够得到结构化或标准化处理,以便对客户进行相对全面且精准的画像。近年来,苏宁消费金融在遵循国家相关规定的前提下,依托苏宁线上线下海量的消费行为数据(包括消费者购买商品的品类、品牌、价格等)对客户进行多维数据画像,评价客户的收入状况和信用风险水平,提升客户消费金融业务的可得性,不断拓宽普惠金融的覆盖面。

  智能化运营。消费金融面对的“长尾客户”数量多、单个客户价值低,必须进行成本控制,这就需要对客户进行精准的“打标”分类、自动化营销、AI机器人服务。因此,消费金融必须走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精细化运营。以苏宁消费金融为例,场景消费金融客户平均单笔投放金额1700元,平均借款期限为4个月,单个客户利润贡献较低。对此,公司通过对客户进行千人千面的画像,形成客户标签3000+(主要包括身份、行为、征信、收入等各类用户信息字段),实现了对客户的精准把控和智能管理,有效服务客户近千万人。今年上半年,公司基于智能化运营的无接触金融服务有力地保障了机构业务的正常运转和快速响应,为疫情下的网络消费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开放式平台。随着场景消费由平台化向垂直化、碎片化演化,场景消费金融底层技术和系统也逐步向开放、赋能的平台化转变。开放式服务平台的特性决定了消费金融公司需要搭建“低耦合、高类聚”的微服务式、去中心化信息系统架构。各系统之间既相互独立又能有效配合,并能够以API(应用程序接口)的形式高效链接各类场景和金融机构:资金端通过智慧路由可以顺利链接金融机构,资产端可以通过标准开放的API快速、无感、高适配的嵌入垂直细分场景和日常碎片化生活消费场景。例如,苏宁消费金融通过搭建智慧零售消费信贷开放服务平台,利用自己积淀多年的数据、科技优势(大数据风控、智能化运营等)向消费场景和金融机构方开放赋能,服务金融机构数十家、场景机构数百家,实现了场景消费金融生态链的多元共荣。

  渐进式发展。场景消费金融的属性注定了其不可能如“现金贷”那样收益高、挣钱快,与此同时,还存在着支付通道缺失、融资难融资贵、试点扶持政策少等难题,因此需要较长时间的经营沉淀和精细化管理,以工匠精神慢工出细活。机构开展场景消费金融一定要做好保本微利甚至略微亏损的思想和经营准备,特别是在发展的早期阶段要耐得住寂寞。苏宁消费金融开展场景消费金融历时五年,才逐步走出亏损,实现保本微利;行业中更是有部分机构因场景机构跑路踩雷等问题给业务发展带来较大挑战。因此场景消费金融的参与者必须坚守初心,不断摸索总结,才能行稳致远。

  加大数据支持,提升风险管控能力。数据是场景金融发展的血液,直接决定场景消费金融运行的质量和效率。丰富且优质的数据不仅能够降低风险成本,也能提高营销的针对性、贷后管理的精准性。就当前场景金融实际情况而言,数据呈现丰富多维但质量不够高的特点(如收入类强相关数据少),机构难以据此对客户进行精准的判定。建议国家相关部委制定政策,向践行场景消费金融的机构试点开放社保、公积金、税收等高价值数据,以脱敏的形式将这类数据接入至场景金融机构,助力其更好地控制风险,从而提高“长尾客户”金融服务的可得性。

  提供支付支持,提升消费闭环质效。完整的场景消费金融需要实现支付的闭环,但消费金融公司并不具备支付业务资格,需要依赖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工具,这不仅增加了机构的运营成本,也影响了场景消费用户的支付体验。对此,建议给予消费金融公司支付Bin号(银行标识代码),纳入银联卡清算系统,使客户在消费金融公司能够开立信用账号并在各类消费场景进行支付,以实现消费金融全业务链的闭环更经济、更便捷。

  加大资金支持,提升服务能力。近年来,市场流动性渐趋宽松,但消费金融公司整体流动性却在趋紧,特别是缺乏大银行股东背景的消费金融公司,普遍缺乏业务发展资金。建议有关部门出台专项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对消费金融公司予以更多的资金支持,比如,降低消费金融公司在银行授信的风险权重,鼓励银行向场景消费金融机构提供授信;降低场景消费金融机构资产证券化及金融债发行条件;创新信贷支持方式,如提供低息的再贷款支持,参照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付工具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给予机构专项扶持等。

  提供政策扶持,助力普惠践行。场景消费金融本身肩负着普惠金融的使命,不仅要惠及更广大的“长尾客户”,同时还要让利于民。为了降低消费金融的运行成本,相关部门应适当加大对场景金融的财税支持力度。例如,对消费金融公司发放的场景金融消费贷款给予一定的增值税减免,通过专项财政补贴鼓励地方政府与场景消费金融机构联合发行消费券。这些政策措施,将有助于消费金融机构在维持自身商业可持续的同时,更加积极主动地践行普惠金融,助力消费复苏和提质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