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

格子铺 - 爱开大学生

  

  “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妈妈发愁了/怎么做果酱/我说/别加糖/在早晨的篱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可爱的小诗歌,可爱的顾城。玲珑剔透的小诗,偷来新月的羞赧,小荷的粉红可爱,也夹着浅浅的雅致内敛,还有多到打包都装不完的快乐。一杯清水,一本诗歌,一个慵懒的午后,最简单的姿态,畅快地把浮华丢在外面。这就是我喜欢的幸福,静若初子,淡淡的安慰,丝丝的柔软,暖的胜过一寸一寸的斑驳日光。

  在哪里呢,盖一间木屋。里面藏不起什么的,就掩起来透明的香气。屋外养花铺草,不敢有岸芷汀兰的奢侈,只想听花开满树的明朗,绿草拔节的歌唱。这就是我倾心的幸福,小小的窝,大大的爱。住着爸爸妈妈和我,住着甜蜜

  我想做个任性的孩子。敞开门,阳光也肆意的落进我的窗口,不这是我想要的幸福,不必我挽留,它会住下来。

  在一个地方久了惯了,差不多就是薄薄的一层雾,浮在甜腻稳妥的生活里。我并不想一直重复这样明显的不快乐。旅行,才是最舒适的。路上有铺天盖地的故事,有绮丽无边的美景。处处无家处处家,不是慌张凄凉,而是无忧的简单愉快。遭遇落落野花,青青高树,邂逅大城的妖娆妩媚,小镇的醇厚朴素。这是我爱的幸福。可能有点癫狂和复杂,最后不是都会化为零,我要收割的就是路上不确定的快乐。

  我想,生活是一件格子铺。长长短短的琉璃线条,剪碎了木头柜子,隔出来大大小小的空白格。其实很简单,其实很自然,没有玲珑辛苦,迂回婉转。只是流利的畅快

  人生那么短,幸福这样长。或许,生命这华丽的天光迟早会像薄凉的秋和暖阳罩着的水雾,走失在时光的错落里。像顽童的固执,故意走错路不回家。可是,幸福却可以久久的存在格子铺里,被你收留,被我放大,被他调皮的偷偷塞进口袋,那香分子拥挤着漏出来,所以有了一路芬芳。生活中淡淡的苦楚裹上了伶俐的幸福糖纸。

  青藤不留余地,不言不语的肆意生长。像是绢布上涂鸦了饱和的风景,流出来浅淡的阴郁。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如果拉不住贪婪,掠夺了别人的幸福,还忍不住狠狠地塞进已经盈盈满满的格子铺,生命大概不能承受这份重,只是平添了多余的苦累。所以,收起自己的那份幸福就好。

  抱着幸福,我们有了花的姿态,可以随心的快乐、放肆,再也看不见年华这封无效信给的痛。粗犷的小幸福可以在任何地方长出来,温暖的小幸福可以放在掌心里被凝视。